花塢还秋

占tag抱歉 有一个清奇的脑洞

某天晚上去逛路,看见了一大片狗尾巴草,茂密得不得了,于是脑海里就有了这样一个脑洞。
羡羡是一个修炼了千年的……狗尾巴草精,但是只能在固定的地区活动。别的狗尾巴草精都是穿得绿衣,就羡羡一个人穿了黑衣,成精时间又长,就被当成老大了。
含光君是一名风景画家,经常到处游历寻找风景优美的地方。他偶然看见这片生机勃勃,顽强不屈,几乎占满整个狂野的狗尾巴草……原?觉得十分朴素(也许)且壮观bushi,就打算画下来。
羡羡看见怎么仙气十足的人,就沦陷了,然后含光君能看见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居然熟了……
然后……
然后就……
嗯……需要一个文笔高超的大大拯救的二逼青年脑洞😂😂😂😂😂

占tag抱歉,求篇文

应该是原著向ABO,羡羡被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蓝家人献舍,和含光君有个儿子。求文

I'm here(一发完)

*短篇
*真的短
*超短
*第一次发文,求轻拍
这个城市安静得可怕,只是不时的有车从街道上驶过,绿叶"飒飒″地窃窃私语。有风拂过,扰了那门前风铃的清梦,听得“叮叮当当”的声音。天边还残留着一抹余晖。
急促的刹车声打破了这一片寂静。慌乱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便是一片淡然,她静静地看着那辆车子远去。的确很失礼,可这里的人们都是这般,一开始,她也会生气,会争论。但渐渐的她也变得沉寂,被这里的人们同化了。她不知道自己到这里多久了,也并不想去深究。
脸上被风拂过一丝凉意,她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慢慢的把散落在四周菜捡起来,本想要直接离开,却不由自主的朝那个方向看去。
夏日的街道被树木严严实实的遮挡着,阳只得透过树叶的间隙洒落在地上。发丝被风拂过,她最终不过是垂下眼帘,慢慢的反方向走去,目标是不远处的地铁站。
这里的地铁站和她记忆里的不一样,太安静了,没有因为座位原因的争吵,没有拥挤感,每个人都像是在谦让一般。虽然太过安静,太过寂寥,却是她所希望的那样。
她总是远离车门,她害怕自己被人推下去,从这个地方消失。
这一次她里车门近了不少,一站又一站,人越来越多,她不得不往车门那边靠,以便减少自己身上的挤压感。她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脚尖抵上了冷冰冰的车门。列车突然停住了,车上的乘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承受不了那么多人的重量,抓着把手的那只手在那一瞬间像是抹上了润滑油一样,一下子就和把手分开了。
她甚至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朝车门撞去。一瞬间的恍惚以后,她发现自己跌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她僵硬的转过身,列车稳稳的停驻着,里面的灯光依旧明亮。颤抖着伸出手,期待着和刚刚一样穿透车门,手心却触碰到了车门冰冷的金属感。
购物袋就那样落在地上,西红柿鲜红的颜色像是在嘲讽她一样。列车发动,没有带动一丝的风,圆滚滚的西红柿失去了平衡,咕噜咕噜的往座椅下滚去。
那辆列车带走了所有的光芒,她只身一人在这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没有。
“哇——”一声属于孩子的哭声打破了沉寂,光明从远处的一个小点迅速扩散来了。她又一次被光明所接纳,又一次。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她措手不及,再一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到了医院。
男人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的婴儿,躺在病床的女人微笑着看着他,婴儿像是看见她了一样,稚嫩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笑容。那抹笑容是温暖的,是崭新的,是纯洁的。她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笑过了,只是被这个初生的笑容吓到了。
无措的后退一步,四周却迅速的换了场景。她踏在绿地上,不远处是一家三口无忧无虑的身影。小女孩的笑声如同被摇响的铃铛,清脆。小女孩在她面前停下,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小心翼翼的观察后便是一个毫无戒备的微笑,纯洁的让她不敢伸手去触碰。那金黄的阳光一样洒在她的身上,却没有带给她丝毫的暖意。
落叶是是被阳光染黄,飒飒落下的银杏叶下少年看着身旁喋喋不休的说着话的少女,勾起淡淡的笑容。她站在他们身后,眼中有无尽的回忆和忧伤。
她闭上眼睛等待着下一次场景的变化。
这一次没有其他人,她拿着一把剪刀,眼前的年轻女人双眼瞪得大大的。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她控制不了这具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拔出剪刀,带出一大滩血,一片黑暗中,暗红色的血迹却犹如胭脂一样明艳。像是被操纵的木偶娃娃,她阻止不住往前的脚步,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入地狱。
她感觉得到自己身体在慢慢下坠,眼前最后一抹光明也被黑暗吞没。身下的黑暗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耳畔的风声都此刻清晰无比。一瞬间,一阵窒息感席卷了全身,心脏在顷刻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一样。难受得她直接哭了出来,各种交错的情感交织在一起,疯狂的开心,窒息的难过,就像是一颗子弹一样,飞快的射进脑袋里,毫无防备的炸裂。她明白,这是她的感情,她应该拥有的感情。
从低低的啜泣到无可压抑的嚎啕大哭只不过是一个瞬间的事情罢了。
一双手直直的朝她伸过来,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见那只是轻松的穿过她的身体。
她僵住了,慢慢的转过身,墓碑上是是自己的照片,带着一张连自己都不认识的笑容——灿烂得让人陌生。
构建了许久的冷漠在这一刻轰然崩塌。可是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去在意,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一滴,一滴,打在她的心里。
男子站在墓碑前,神情凝重,他低低的说着什么,随后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可眼底浓浓的思念和不舍出卖他一切的想法。
她想要伸手去拥抱他,却忽的想起自己原来早就不在了。
男子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她终于扬起一个笑容,纵使满脸泪痕。
“I'm here.”
她在这儿,却永远到不了这里。








第一次发文,求轻拍。这里笙笙不汐,可以叫我兔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