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塢还秋

对不起,我喜欢你 03

架空背景
作者乱想的工作背景
少年时期炸毛受—成年后乖的一批(也许)受×不知怎么冷淡却都想对受好的攻

邵子丘被勾着后衣领不让走的时候,内心其实很暴躁,被他藏在衣袖里的双拳握紧又慢慢松开。
这个房间,不管怎么样,好的回忆都太少了,少得邵子丘只能反复咀嚼着那些细节,做着自己的梦。
身后那个人却没有那种觉悟,轻笑一声,还是那句话:“急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脚步声被地毯很好的收了音,邵子丘也只是猜测着那人又靠近了些。江昀绍垂眸认真的给他理着衣领,手指难免触碰到青年的皮肤,脖颈间的皮肤比起加以锻炼过的其他地方要软的多,却不知道为什么也冷的多。
感受到皮肤的凉意,江昀绍慢慢的把手从脖子的位置往下探,直到指尖感受到了温暖。那时,他的手掌整个贴在邵子丘的后颈上,暖暖的感觉让邵副队自江昀绍碰到他的时候就开始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了。
“怎么这么凉?”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皱着眉头,眼里有些不悦的神色,是生气的样子,不过一定不是生他的气。邵子丘这样想着,半点没有觉得自己推测的有问题。但他没有吭声,和之前一样,沉默的低头看着深色的地毯,像是聋了一样。邵子丘强迫的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江昀绍还停留在自己后颈的手上移开,低着头想着些有的没的。房间其实没有多大的变化,毕竟七年前,他们俩连离开这里的时间都是那么相近。
他突然就觉得自己情绪低落的更厉害了,那些被所有人按在心底不想提出来的话题,成了他心里的一个大洞,结了疤,却在这个瞬间被自己狠狠的抠开,血淋淋的,也不知道拿去给谁装可怜。
江昀绍的手又忽然拿开了,内心里乱的像一团毛线团一样的邵副队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再一次僵住了。那人伸手虚虚的圈着自己,自然的抬起他的一只胳膊,细心的替他把长一截的袖子挽起来,还在身后笑了笑:“这衣服穿起来很暖和,不过我急着赶飞机,没来得及去拿一件小一号的。”
温热的呼吸喷在耳边,激得邵子丘觉得如果自己是只猫,这会儿全身的毛都嗲起来了。
不过江昀绍也不是傻的,靠近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他僵硬起来了。他有意想试试看邵子丘的脾气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才没有收手。出乎他意料的,邵子丘半句话都没说,连个眼神都没有,如果是以前,他这样招惹面前这人的结果是他们俩会结结实实的打上一架。但他那个时候脾气也不好,看着邵子丘觉得哪都不顺眼。
江昀绍内心里不太高兴,虽然这样性格的邵子丘也挺好的,可却让他觉得压抑的不行。他宁愿邵子丘转身回他一句“神经病”或者是直接打掉他的手,再给他一个凶狠的眼神以示警告。
“够了吧。”邵子丘轻松的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自己挽起另一边的袖口,抬头静静的看着他。那双清亮的黑眸里藏着隐忍的神色,可邵子丘偏偏给它配上了一副淡然的表情。
面对邵子丘的时候,从来都是只看眼中的情绪,自七年前就是这样。
江昀绍双手得了空闲,垂在身侧,看着邵子丘那副模样,他心里沉寂了七年的暴戾情绪在那一瞬间躁动起来。他只想狠狠的欺负他,想看他眼睛里噙着泪却不肯哭出来的倔强样子。江昀绍明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甚至连眼神里的欲望都好好的压抑着,他摩挲手指间衣服粗糙的料子,又慢慢放开。压下心中那不安分的想法,他笑道:“先下吧。”
他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可是,舍不得,舍不得看他哭。
后面的事情邵子丘可谓是神情恍惚,偶尔认真起来也是为了应付祁夫人的问题。
碗里软软糯糯还飘着香甜味道汤圆又是一个回忆的点,但是邵子丘没沉进去——江昀绍在祁夫人转身的时候,迅速的换了两人的碗。显然祁夫人是亲妈,听见儿子说要吃,份量都多了不少。
心思沉不下去,两个人又回到初见时的那样,沉默的氛围能活生生逼死几个话唠。

这种诡异的氛围一直持续到江家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并在那个时候达到了最高点。
“boss,我把那件小一号的衣服给您带回来了,还要您留在那边的那件你穿起来特别特别帅的黑色大衣也带过来了。还有……”前面的女子抱着一大堆东西,甚至高过她的视线。一开门就是她滔滔不绝的话语,邵子丘把着门把手,想说话却插不上嘴。
“咳。”江昀绍没有一点尊重女孩子的意味,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她的话。
来人听出自家boss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的截住了话头,从一大堆东西后面探头看过来。面前的青年目光清澈,有一张减龄的面容,只是眼神有藏不住的诧异。程央有一瞬间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手——这个家伙的皮肤比自己还要白,并且看起来很嫩。
江昀绍拿过放在上层的那件大衣,披在邵子丘身上,又朝程央扬扬下巴,示意她那东西放下就好。“你和她一块儿走,也好照应一下。”
程央看见如此暖心的一幕,并不想笑,只是默默的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里两位青年对立而站,都微微低着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昀绍,不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女朋友?”林瑾从屋里走过来,朝着程央笑了笑。她原本想和邵子丘一起走,却自己儿子和好友强制性的留下来,而邵子丘给出的理由是房子还行装修,而且就算装修好了,也得通风几个月才行。
江昀绍分出眼神给程央,嗤嗤的笑道:“女朋友?那倒不是,傻闺女还差不多。”众人见他一副坦荡荡的样子,也知道不是就真的不是,便也消了打趣的心理。
“程央,我助理。”见邵子丘还有疑惑,江昀绍笑着说,“她可一点也不乖,你别学她。”
“我乖不乖管你什么事?”邵子丘推开他,却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脸上那副不耐烦的神色让江昀绍恍惚间以为面前是七年那个人。
邵子丘先是和在场的几位长辈告别,毫不意外的得到了很多叮嘱,他眉眼带笑,显得格外温柔。然后像是出于礼貌一样,在江昀绍面前站定,言语里毫无波澜起伏的说了一句“再见”。
江总并不是很介意,低声回应了一句,而那时邵子丘已经转身离开,走向了在前面等待的程央。
他和程央并肩走着,两人似是相熟已久的老朋友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多半是程央说着江昀绍在国外的事情,邵子丘偶尔问些无足挂齿的问题。在那个二十几岁的姑娘的描述中,江昀绍成了一个沉稳,冷淡,偶尔有些人性的无良老板。邵子丘也不过是把这些当作笑话来听,也清楚程央也是在开玩笑而已。
那个江昀绍听上去像是和他以往认识的江昀绍没什么区别,他待人冷淡,除了亲人好友,连个笑容都吝啬,他处事不惊,错就是错,错了就要道歉,他看起来这样却是内心细腻的人,他——
邵子丘突然顿住了,他什么时候对这个人这么了解了?他对他的记忆难道不该停在七年前的黄昏吗?
他兀自苦涩的笑了笑,可他想要的,却从来不是了解就好。
他扭头看去,只是一片黑暗,灯光在远处亮着,却意外的想起来他们的初次会面。
少年穿着校服衬衫,被四五个同龄人拥簇着,领口得扣子并没有乖乖的扣上,露出了一片少年人因为运动而有的小麦色的皮肤。他眼神淡漠,却给人一种看久了会变成沙漠里的太阳一般炽热。

江昀绍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出神的望着某个地方,眼前一点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他慢慢的描绘着这个轮廓,细细的填充着,直到出现了一个少年的雏形。
他无意识的道出一个名字:“邵子丘……”

“江少,咱们约你就是为了在开学前放松放松,你怎么不来?”说话的人比江昀绍稍矮一些,他手搭在旁边那人的肩上,笑问道。
纪翎和江昀绍走在前面,听见这话,乐了,偏头道:“老江绝对被他爸妈送到他舅舅那边去了,说不定今儿个早上才回来呢。”
当事人没插嘴,他看向操场,高一的新生穿着迷彩服吵吵嚷嚷的叫唤着热,眉头深深的拧着,娇气。
他的确是暑假被他没什么责任心的父母丢了,但不是舅舅,是他表哥,再准确一点,是他表哥的准未婚妻,一个皮到炸的姑娘。
“还好,去我表哥那了。”江昀绍收回目光,不咸不淡的回复道。
后面那少年突然就不说话了,他皱着眉头,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最后,他干巴巴的说了一句:“绍哥,要给你个抱抱吗?”
那股因为不知名原因激起的郁闷的心情突然就散了,江昀绍看着这些个从小到大的好友,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眼里的情绪却温和了不少。
“唉唉唉,昀绍哥,看前面!”叶缙堂对江昀绍一向随意,逮着什么叫什么,这会儿已经忘记了某个表哥给他带来的痛苦,转向了一个新人物。
江昀绍依言看去,这才发现走廊里的喧嚣收敛了不少。男生女生都扎堆站在一起,组成一个小团体,窃窃私语着,那些女生捂着嘴,脸上有因为激动而泛起的红晕。
来人穿着一件黑色的体恤衫,面前嚣张的写着一个“杀”。少年一米七几的样子,皮肤不像那些成天在太阳里晒得黑成一片的糙汉子,也不至于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样白。只是被黑色的衣服衬出来,让人下意识的觉得那是个弱者,该保护着。手里拿着一叠纸,微低着头,江昀绍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正怎么想着,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他的眼睛,少年眼里和他周身的气质一样,十分平静。
他们没从对方那里得到太多的信息,在三秒后都不约而同的移走目光,像是刚刚那一幕没有发生一样。
而少年也恰好从他身旁经过,擦肩而过,一过,就是七年。






评论